大陆资本外流恐成“新常态”

2015-04-02 香港资讯
香港资讯 微信号:richfulcpa
香港资讯网是目前香港权威,全面为全球华人及大陆人士提供对港投资、移民、商业经济、旅游、娱乐以及最新香港资讯等信息的专业平台,香港资讯,讲述香港传奇。
 微信扫一扫 关注官方账号
下文为正文内容,请阅读!

多方数据透露出中国资本正加速外流,这似乎加剧了某种惶恐的情绪,然而这种状态,很可能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“新常态”。

今年春天,纽约将迎来拥有近250年历史的法国奢侈品牌Baccarat旗下的首间酒店,这也是曼哈顿唯一一家顶级六星级酒店。然而这家酒店还未开门迎客,就已被中国阳光保险集团以每个房间逾200万美元的创世界纪录高价收购。阳光保险为此将支付超过2.3亿美元。

这座位于曼哈顿中心城区的50 层玻璃大厦,内部由1.5万只从法国Baccarat工厂运来的水晶器皿装饰,共有60 间套房以及 114 间客房,每间面积在 400-1740平方英尺,多间套房每晚收费1.8万美元所有此前奢华的铺垫,随着阳光保险与喜达屋资本集团的握手,划归这家中国财险排名前十位的公司。

据美国媒体报道,这只是近几个月来众多落入中国投资者之手的美国地产战利品之一。

2014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把大规模走出去作为“新常态”的趋势性变化之一,多家企业伺机而动。

据大陆媒体公布的一份名为《2015年1月中资海外并购月报》显示,2015年1月总共发生40宗并购事件,其中26宗披露交易金额,涉及约211.2亿美元,披露交易额同比上涨324.51%,环比增长319.79%。

中资海外并购激增的背后,是中国国内资本的加速流出。国内经济增速放缓、人民币汇率下跌预期、美元升值诸多原因叠加致使中国国内资本流出。

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接受《凤凰周刊》采访时指出,中国计划在5年内对外投资超过过去30年的总和,大规模的企业走出去,必然会出现资本流出大于流入,并且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这是大的趋势。

然而,在一些人看来并无大碍的资本流出,却让另一部分原本就紧绷的情绪惊呼“危险”。

恐慌弥漫?

中国外汇管理局2月3日发布的一组数据加剧了国内市场的紧张情绪。

根据统计,去年第四季度中国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达912亿美元,经常项目顺差收窄至611亿美元。

相比去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分别逆差162亿美元和90亿美元,四季度数据被视为“至少是1998年以来的最大规模赤字。”数据显示,2014年四季度,中国经常项目顺差3751亿元人民币,资本和金融项目(含净误差与遗漏)逆差5595亿元人民币,国际储备资产减少1844亿元人民币。

有统计称,从全年数据看,960亿美元的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,是1998年金融危机以后过去15年中第二度出现逆差(第一次是2012年,逆差168亿美元),而2013年资本项目顺差高达3262亿美元。

作为资本流出的重要指标,央行公布的外汇占款数据也非常明确地证明了这点。央行数据显示,去年12月全部金融机构口径外汇占款环比减少1184亿元人民币,为去年8月以来再度出现负增长,并创下2007年12月以来最大下降值。相关统计称,2014年末,央行外汇占款余额27.1万亿元,较上年末新增6411亿元,增幅较上年减少了77%。

不仅是中国国内官方数据,所有的信号似乎都在指向中国资本外流加剧。

据路透社报道,国际金融协会(IIF)2014年12月31日表示,由于油价下跌、避险意愿上升、投资者预期美联储加息,12月新兴市场18个月以来首次出现外资净流出。IIF月报称,12月新兴市场总计流出115亿美元,其中债券投资减少78亿美元,股票投资减少37亿美元。这是新兴市场自2013年6月以来最大规模的外资流出。

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 Global(新兴市场基金研究公司)最新发布的报告也反映了相似趋势,投资者已经连续第7个月从该机构监测的亚洲新兴市场基金撤资,自去年11月末以来,撤资总额达到131亿美元。在截至1月7日当周,投资者共撤出6亿美元资金,其中亚洲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的资金净流出规模为3.39亿美元,亚洲新兴市场股票型基金的资金净流出规模为2.58亿美元;而此前一周,即2014年最后一周亚洲新兴市场基金的资金净流出规模为22亿美元。

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一员,上述资金有多少是从中国流出的,尚无准确数据,但从以下数据可以大致做出判断。截至2月4日当周,资金从中国股票型基金市场净流出9.7亿美元,占了亚洲股票型基金市场资金净流出的大部分。

中国央行近期突然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举动,也从最初认为是央行大幅度货币宽松开始的征兆,到被解读为只是为了缓冲资本外流和外汇储备下降所带来的影响。

随后便出现了“史上季度和年度最大资本外流”、“资本外流凶猛”等言论。

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家鲁政委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如此担忧的事。“国外的投资者对中国的具体国情没有特别多的了解,对于他们来说,中国跟其他新兴经济体没什么区别。其他经济体不好,从中国撤出去也是正常现象。”他对《凤凰周刊》表示。